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痞爷

“睡了吃文学”的确是我一直追求的,这无外乎一个“俗”字,市井小民的俗,玩世不恭的俗,吃饱了瞎混的俗。从《无痴》、《地煞》到现在的《痞爷》,无一不是在描写现代城市街道里的青年人为追求比前辈更好的生活而拼命折腾的过程,这过程形形色色、五花八门。所谓洞察了自己也便洞察了别人,本人就是非常普通的一个人,对此我很欣然。
  人,为了能在今天比昨天过得好一点儿,明天又比今天更舒心、更痛快一点儿,可以说费尽了心机,用尽了脑子。这才是“俗”人们非常认真、甚至能忍辱负重的动机,这就是“俗”人人生。其实东西方的高人都认识到了这一点,而普通人却很难接受,他们非要把人生加上些东西,而某些酸吧溜湫的文化人,更是更是把人生描写得玄而又玄,光怪陆离。似乎非如此才可以把自己和猫狗之流区分开,其实鄙人认为以一部分“俗”人类的所作所为看,比之猫狗未免是对猫狗的侮辱。说其是在真正的追求什么,也的确是抬高了他们的身价。信不信由你!
  “睡了吃文学”就是要真实地描写“俗”人们的生活状态,状态无非是跟读者你差不多的样子,除此之外全是瞎编。
  实际上很多小说作者就是这么做的,只是人家要么不愿意承认,要么不屑于承认,要么根本没想。但本人这么想了,也这么说了,接受这一点的,咱们是朋友,有朝一日咱们也推举个掌门人出来。不接受的,那您就再立个门派吧。

移动设备阅读

扫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买过此书的人还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