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记 > 永远的小丁

丁聪是个漫画家。漫画家往往都调皮捣蛋,如果不调皮捣蛋,画出来的都是四平八稳的画,哪还有什么人喜欢看呢?丁聪却是个老实人,不仅在“家长”沈峻(我们都尊称她为“家长”)面前是“乖孩子”,平时也是个老实人。40年代在重庆,与丁聪同去看展览,我看上了一种明信片,悄悄拿在手中,准备偷走,结果被看门人抓个正着,当时丁聪紧张得满头大汗,仿佛是他在做贼。一次全国政协开会期间,八十多岁的小丁声若洪钟,步履矫健,于是便有记者问其养生之道,他说:一不运动,二要喝酒,三是专吃大肥肉。朋友都知道,他说的是百分之百的实话,他觉得最残忍的事情,就是不让他吃肥肉。如果几顿没有肉吃,他说话就没了底气,连创作都会枯竭。事后,朋友都“教导”他,其实有许多变通的回答:每天作画,大脑要构思,要调理气息,“脚踏实地”,将力道灌于笔端,应该是个脑体并用的活儿;经常跑书店,翻书选书,一站几个小时,还要拎一大包书挤公共汽车;至于吃肥肉,实际情况是:“家长”同时会要求他吃相应量的蔬菜水果,营养保持均衡……

移动设备阅读

扫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买过此书的人还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