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全球华语小说大系 18(都市卷):伊琳娜的礼帽

全球华语小说大系 18(都市卷):伊琳娜的礼帽

9.0 ( 2个评分 )

作为当代社会的“症候”,新世纪城市文学虽有诸多不足,但毕竟以自己独有的方式记录了这个时代,出人意料地铭刻了当下都市的微妙情感和隐秘生活。而唯有通过阅读这些文字,我们才得以触摸彼此身处其间的城市,才能体认共同经历的历史。

铁凝:《伊琳娜的礼帽》
这篇小说写了发生在飞机上的看与被看的“我”与伊琳娜的故事,“我”的俄罗斯十日游,因伊琳娜母子的故事而别开生面。在飞机上俄罗斯少妇伊琳娜母子因行李太多,得到前排一个瘦高的男乘客的帮助,把她的礼帽盒放在他头顶的行李仓中。坐在后排的“我”窥视到瘦高男乘客对伊琳娜的步步为营的调情和一系列暧昧行为,这是小说内聚焦的核心情节。到达目的地,伊琳娜匆忙下飞机,遗忘了礼帽盒,瘦高男人追去时,伊琳娜正和接她的丈夫拥抱。“我”急中生智夺过礼帽盒交给伊琳娜,伊琳娜在丈夫惊喜的注视下把礼帽扣在自己小巧的头上。丈夫因妻子幽默的举动而快乐地笑。小男孩萨沙用食指竖在双唇间托付“我”守住秘密。伊琳娜和家人远去的身影仍不失端庄。

竺大文:《影子》
爱情与驾驭爱情的智慧很难在同一时间出现,因此人生就不会缺少“欠然”。爱情之浓荫越茂密就只会让给其供给养料的生命更孱弱,最后只能以影子来应对激情,而人的模样越来越小。影子的特点就是谁也不能否认它的存在感但是谁也不能将其捕获,不知道它因何而起,但是却知道它因何而灭,就像文中没来得及开始书写与进行的爱情一样。影子的阴影遮蔽了有的人的快乐,开启了有的人的欲望,然而影子天然是永恒的敌人,最终的归宿只有消失。

范稳:《嘘声四起》
这篇小说,看似充满了反讽的情调,以为这是一个生活的失败者、叙述者在做自欺欺人自轻轻人的嘲讽和调侃,但实际上这是反话反说。琐碎而庸常的家庭日常和办公室日常虽说把主人公“我”磨炼得毫无棱角似无一用,但这其实只是自我保护而示人以玩世不恭的一面,其实骨子里却透着某种不能被化约的东西。无聊背后并非无聊,虽嘘声四起,楚歌渐近,心中亦有某种坚实的内核在,而有这种东西,与没这种东西,显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或许这就是这篇小说给人的最大感受吧。

王手:《市场“人物”》
以不施廉价的同情,不作居高临下的审视,尽力还原了一个在城里拾荒的乡下女人的生存境遇,力透纸背的是一股“人性的温暖”而非悲情。

吴玄:《虚构的时代》
讲述了一个资深网虫的一场不成功的网恋。对于沉溺于虚拟世界的后现代个体,现实与幻象/虚构之间的界限早已“内爆”,欲望可以与身体无关。热衷于在虚拟的世界中神游与意淫,却丧失了在现实世界中谈一场恋爱甚至是做一场爱的能力。章豪面对诱惑的不为所动,不是为了精神的坚守,而是源自肉体的麻木与冷漠。对于这些“懒得做爱”的网虫,虚拟世界中的意淫才更具吸引力。柏拉图式的恋爱于是有了如此阴错阳差的后现代版本,令人啼笑皆非。

在中国文学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人像当代作家一样如此专注地书写城市。
这批作家是经历巨大城市化进程的一代人,他们目睹沧海桑田、见证人的生活和内心的剧烈变动,并力图在这样的世界中讲述自己的故事。

张颐武主编的“全球华语小说大系”记录了当代华语小说演变的脉络足迹,见证了新世纪中国纯文学积淀的精髓。
这是全球华语小说领军人物强大阵容首度总集结。当代最具影响的中短篇小说,炫给你读!

移动设备阅读

扫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图书标签

买过此书的人还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