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树犹如此

树犹如此

8.9 ( 21个评分 )
作者:
版权:理想国
出版:
读者保障计划
¥ 14.99 | 原价¥ 18.00 纸书¥ 39.00 3.8折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牡丹亭》

在王国祥逝世十周年的时候,白先勇开始排青春版《牡丹亭》。
舞台上,是柳梦梅与杜丽娘生生死死的奇缘,舞台下,是白先勇和同性爱人王国祥阴阳两隔的悲凉。
书名来自庾信的《枯木赋》,“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1973年春,白先勇迁入圣芭芭拉的“隐谷”,和王国祥一起整顿园子,遍植花木,种下三棵意大利柏树。而在结尾处,已到王国祥先生去世的1992年,两年前枯亡的那株柏树徒留下一块楞楞的空白来,在剩下的两株挺拔的柏树之间。
——那是一道女娲炼石也无法弥补的天裂。
李碧华写已去世的张国荣,说他在喧哗的场合,一个人捧着《树犹如此》静静看完。白先勇自己在在一次访谈中说:王国祥去世后我孤独至深。

所以你大概知道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有别于他情节曲折紧凑、文字细腻敏感的小说,这本散文自选集是无修饰的平淡,主要收录他回忆个人经历、亲友交往的文章。其中,纪念亡友的《树犹如此》将至深痛楚沉淀六年,被称为“以血泪、以人间最纯真的感情去完成的生命之歌”。另收两篇写友人的新作:画家奚淞修佛之旅《寻找那一棵菩提树》,救助上万艾滋孤儿的杜聪《修菩萨行》。可见白先勇近年心中所系。

书中作品多成于白先勇“五十知天命”之后,董桥曾“惊讶他已然像自在、放下的老僧,任由一朵落花在他的掌心默默散发瞬息灿烂”。写至友王国祥、三姊先明,平实中蕴藏波澜壮阔,人间悲悯。桂林、上海、南京、台北,文化乡愁叠加,难觅归处。在倾注心血和青春的同人杂志《现代文学》,白先勇以文会友,情笃一生。他也关心年轻人的成长困境,艾滋病患的挣扎和勇气。生命繁华之欢喜,伤逝消亡之不舍,白先勇的天真执着和无可奈何,在散文中化为真实的有情世界。
“我写作,因为我希望将人类心灵中的痛楚转变成文字。”

移动设备阅读

扫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图书标签

买过此书的人还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