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纽约客

纽约客

9.0 ( 75个评分 )
作者:
版权:理想国
出版:
读者保障计划
¥ 12.00 | 原价¥ 18.00 纸书¥ 32.00 3.8折

白先勇说,纽约是寂寞的、游荡着的灵魂的归宿,在这里,你能找到真正的自由,一种独来独往、无人理会的自由。
于是他写作了这本《纽约客》。书名或许借自美国著名文学杂志New Yorker,却与《台北人》正好成为一个浑成的佳对。只是《台北人》写心怀旧梦的大陆人,而《纽约客》则是身在异国的那些“异客”。

从收录在《纽约客》尔雅版这个集子中的六篇小说来看,《谪仙记》和《谪仙怨》写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夜曲》和《骨灰》发表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Danny Boy》和《Tea for Two》则是最近几年创作的作品。
小说穿透台湾、大陆、中国、纽约,主人公们因战乱、政治原因不得不背井离乡、逃离了文化生命之根,沉浮于海外异国中,成为一组组政治与文化的乡愁群像。人性的悲剧被铭刻于上,但真正刻骨的却是时代的悲剧,诚如作者所言,让人“感到一股极深沉而又极空洞的悲哀”,那是迷失的时代中沉沦的人生。

《谪仙记》和《谪仙怨》中,中国上流社会家族的儿女为了前程远赴美国,演绎出一幕幕令人唏嘘的悲剧。《夜曲》与《骨灰》是建国前知识分子及文化精英们逃离祖国,有些回归了,有些没有,而无论回不回归,他们的灵魂都伤痕累累,孤独漂泊。
白先勇在写到两党时没有立场,只是借着主人公的谈话传出淡淡的忧伤,“中国人的病,恐怕你也医不好呢”。《Danny Boy》《Tea for Two》转而关注艾滋病肆虐背景下的同性恋群体,笔触一如《孽子》,温柔又慈悲 。
仔细对照这些分属不同时期的小说,或许可以发现,体现在白先勇《纽约客》中的创作立场,经历了一个从上个世纪的国族(中国)立场,到近年来的世界主义的变化过程。

移动设备阅读

扫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图书标签

买过此书的人还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