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金色俄罗斯系列(第二辑)

金色俄罗斯系列(第二辑)

10.0 ( 1个评分 )
作者:
编者:汪剑钊
译者:汪剑钊 等
版权:四川文轩在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出版:
读者保障计划
¥ 160.99 | 原价¥ 218.00 纸书¥ 578.00 2.8折

本合辑包括《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普希金诗选》《通往大马士革之路》《莫斯科的小提琴》《胸针》《米西奈斯的玩笑》《穿裤子的云》《碧空中的金子——别雷诗选》《怪人笔记》《小妇人罗曼史》《仅凭一首诗》共十册。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普希金诗选》:精选300余首普希金诗选。普希金在俄罗斯有“俄罗斯文学之父”、“俄罗斯诗歌的太阳”等美誉,而他生活的年代也被后世看作俄罗斯文学的“黄金时代”。
许多研究者认为,正是普希金的出现,不仅使纯正的俄罗斯民族文学得到了确立,而且使俄罗斯语言也获得了标准,如果说此前的罗蒙诺索夫在理论上为俄语阐明了方向的话,那么可以说,普希金的文学实践使这一理论得到了真正的贯彻和完善,他“一个人完成了两项在其他国家需要一个世纪甚至一个世纪以上才能做到的工作”。
《通往大马士革之路》:本书为索洛古勃中短篇作品集。索洛古勃是俄罗斯白银时代文学艺术成就的现代派作家之一,在创作中自始至终关注人的悲剧命运。在他笔下,人的整个生命和存在的本质都是个人精神与客观世界的缠斗,精神世界的异变步步升级,终将通往一扇离奇的现实之门。
《莫斯科的小提琴》:本书为普拉东诺夫中短篇作品集。普拉东诺夫卓越的写作才能,几乎影响了所有的苏联作家。连海明威在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时也承认,普拉东诺夫对自己的创作影响最大。他有着透彻的观察力与预见力,对时局的判断在今天看来显得尤为冷静与前瞻。可是因其语言的艰涩、思想的隐晦和命运的曲折,他也被公认为是俄罗斯最神秘、被研究得最不透彻的作家之一。
本书记录了俄罗斯几个小人物的命运,深刻揭露了导致底层人物生活艰难的根源。普拉东诺夫的命运和创作最深层次地反映了俄罗斯道路及其悲剧性。”
《胸针》:俄罗斯“白银时代”的作家中,苔菲是不被中国读者所熟知的一位。实际上,十月革命前,苔菲便已是俄国著名的短篇小说作家。她的作品以幽默讽刺见长,文风泼辣,文字清新。
本书所选的短篇小说,部分为苔菲流亡前在祖国创作的作品,部分是流亡欧洲时创作的。在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到,上至上流社会的绅士淑女,下至女仆工人,苔菲都对他们作了细致深入的观察与思考。她用辛辣讽刺的幽默笔触去描绘世间百态,作品可谓是一部部人间喜剧。
《米西奈斯的玩笑》:本书是阿韦尔琴科唯一一部长篇小说,描写了20世纪初革命前的彼得堡生活。作者以其独特的幽默风格,塑造了俄罗斯文学中并不陌生的形象——“多余人”形象。米西奈斯的苦闷、库贾的懒惰、保镖的失意、蛾子的郁郁不得志——都显示出他们与这个社会的格格不入。
作者借蛾子供职的杂志总编之口点明了这些人的无奈:即使他们有着普希金那样的才华,也不会被当今社会所认可。而他们借以对抗这个社会的,就是对所有人、所有事漫不经心的嘲讽态度。
《穿裤子的云》:本书收录马雅可夫斯基诗歌70余首。作为20世纪世界诗坛著名的诗人之一,他恰逢其时,对现代主义文艺和社会主义革命,都时刻投身其中。以叛逆的姿态、“在场”的资格和高扬的激情,在20世纪来到人间之际录下了时代公共的和个人私密的心跳和脉搏。
在创作中,以马雅可夫斯基为代表的未来主义诗人们打破传统词法句法,以求把词语从僵化的传统语言和象征主义的神秘意义中解放出来。他在创作中爱新造词汇和派生词,拒用常规的诗语组合,代以出人意表的全新组合。因此,他独创了别具一格的“楼梯诗”。他的诗歌语言体现开创气概、粗犷力度和敏感的内心抒情,具有鲜明个性风格。
《碧空中的金子——别雷诗选》:是俄国著名象征主义作家安德烈·别雷后期创作的一部诗集,一百多首,创作时间横跨1901年到1924年。分碧空中的金子、灰烬、瓮、星星、其他等五个部分。
别雷的诗歌,意象鲜明,情感充沛,擅长通过景色描绘反映内心,融抒情与思辨于一体,诗歌的主要内容是对祖国命运的思考,对祖国未来的关注,还有对内心的一种追问,对祖国命运忧虑的拳拳之心,跃然纸上。
《怪人笔记》:是被誉为与普鲁斯特、乔伊斯、卡夫卡齐名的俄国白银时代著名象征主义作家安德烈·别雷的一部“心灵自传体”实验小说。书中以第一人称的形式,着重表现“我”经历自我认识、忘却、肉体死亡、梦幻、超越物质等过程中的变化。
小说知识量大,可以说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小说。据作者在后记中说明,作者是以一个“怪人”“疯子”的角度创作的小说,要写出时代之病。
《小妇人罗曼史》:此部阿尔志跋绥夫中短篇小说集收录了其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帕沙·图马诺夫》和让其声名鹊起的《兰德之死》。“自杀”是其小说创作的一大主题,死亡也几乎是他长篇和中篇小说的主角。与之相随的是,主人公往往陷入疲惫不堪的孤独和无意义的绝望中。
“阿尔志跋绥夫的著作是厌世的,主我的;而且每每带着肉的气息。但我们要知道,他只是如实描出,虽然不免主观,却并非主张和煽动;他的作风,也并非因为‘写实主义大盛之后,进为唯我’,却只是时代的肖像:我们不要忘记他是描写现代生活的作家。”鲁迅的评价可谓鞭辟入里,一针见血。
《仅凭一首诗》:收录俄罗斯白银时代著名诗人霍达谢维奇的诗歌160余首。霍达谢维奇是俄罗斯次侨民文学浪潮的标杆型诗人。高尔基称其为“白银时代”好的诗人,毫不讳言从其诗作中汲取过文学营养,纳博科夫则自称因霍达谢维奇的诗而走出江郎才尽之窘境,别雷、布罗茨基等都对他非同寻常的诗思与诗艺做过非常高的评价。
霍达谢维奇的诗尤以心理描写见长,同时不乏哲理与伦理因素。霍达谢维奇诗歌个性独特,尤为擅长矛盾修饰法,同时以其奇自无奇,理寓悖理的独特构思震惊诗界。当然,他的诗绝不止于古典韵味,同时富有现代气息,致力于两个世纪优秀传统的完美结合。

移动设备阅读

扫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图书标签

买过此书的人还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