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击壤歌

击壤歌

9.3 ( 6个评分 )
作者:
版权:理想国
出版:
读者保障计划
¥ 25.20 | 原价¥ 30.00 纸书¥ 24.80

你所不知道的北一女,你所不知道的台湾一代,
与朱天心重温一代才女求学时代的闲情与旧梦,
她们上承五千华年,下合五四,一派桃花明月,诗礼江山,
而大志随风起,女子立志,既年轻又沧桑,是朴素亦繁华。

我们想办法逃学四处游荡,遂行自己的小小叛逆(逃学为了读更多书,教科书之外的文史书,看电影,坐火车出城看世界有多大)……是这样“大观园”的日子,让我连到毕业得离开仍恋恋不舍,想用笔,记下当时的风日,当时的亲爱友人,当时的每一丝情牵,见证曾有那么一群人是这样活过的。

这是个五岁想当农夫,八岁想当炮兵,之后想到威廉波特打少棒,想当记者想当上帝想当拿破仑的情妇想当伊莉莎白一世的少女,合上书页时所有时间犹如雕像静止,尚未启动,这是一切漫游的起点,这是老灵魂,后来频频回眺,为之伤逝,为之悼亡的黄金时光。

自李白以来千有余年,却有一位朱天心写的《击壤歌》
——胡兰成

很多人认可天心的才情出众,却实在太少人知道天心的看书之多。
天心是自幼大人书看得多,到得读书便人家十遍方可读熟,是为苦读;她却只读一遍两遍即通,自是乐读。
——朱西宁

我家的销量冠军是妹妹天心的《击壤歌》,有二三十万册,我们都说天心是印钞机。《击壤歌》写了少女高中时代的故事,有很多少年都喜欢读,经常写信来表达崇拜之情。这情形很像现在的偶像作家。
——朱天文

由于家学渊源,十来岁的朱天心已颇有大将之风,再加上老牌才子胡兰成的点拨,下笔行文在在令人惊艳。《击壤歌》所焕发的率性浪漫,不啻是《未央歌》的一脉真传,而朱天心那样随便的就念完北一女,还成了台大人,真让我辈叹为观止,她还参与“三三”,诗书天下,礼乐江山,好不热闹。
——王德威

朱家一门两代三人都是好作家,这是世界上少见的,如果没人能举出另外的例子,我要说这在世界上是仅见的;而且朱家的女婿,也就是二女朱天心的先生谢材俊,亦是好作家,好评论家,好编辑;再有天文她们的母亲刘慕沙,是日本文学的汉文翻译家。
我有时在朱家坐着,看着他们男女老少,真是目瞪口呆。
——阿城

移动设备阅读

扫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图书标签

买过此书的人还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