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地理与戏剧

本书创立了一种独特的突破文法限制的写作风格。作者摒弃了规范的标点符号使用方法;强调作品写出印象,意欲将现代绘画艺术理论用于文学写作;突出重复的片断的简单的手法写作,如作者最著名的名言“玫瑰就是玫瑰就是玫瑰就是玫瑰”,即出自本书。

移动设备阅读

扫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图书标签

买过此书的人还买过